首页 > 系统公告 > 新知拒绝被动学习!风靡美国,什么叫项目,的项目式学习法到底是什么?

新知拒绝被动学习!风靡美国,什么叫项目,的项目式学习法到底是什么?

  PBL在美国的中小学里是比较常见的学习方法,我个人也非常喜欢。搜了下微信上关于项目式学习的文章还真不少,看来PBL在国内教育圈也很火!

  但是仔细拜读了几篇关于项目式学习的微信文章之后,我发现这个概念虽然受欢迎,但是很多老师和家长对它的理解似乎有些偏差。

  并不是只要在教学中加入点手工劳作、小组讨论,或者是最后有一个可视的展示成果就可以被称为是项目式学习。

  如果不能在学习过程中体现出主动获取知识、解决实际问题等技能的话,即使最终成果是一个项目project也不能称其为项目式学习。

  项目式学习是一种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方式。在项目式学习过程中,学生会积极地收集信息、获取知识、探讨方案,以此来解决具有现实意义的问题。

  具有现实意义的问题并不一定是一个现实世界真实存在的问题,而是说解决这个问题需要用到现实生活中会用到的技能,比如批判性思维、团队合作能力、决策能力等等。

  因此在项目式学习过程中,不仅仅要求学生能够应用所学的学科知识,还要懂得如何在现实生活中将这些知识学以致用。

  上面关于项目式学习的定义可以写得很长很详细,但不熟悉它的人还是很难想象出PBL在课堂中具体是什么样子的。所以接下来,小绿想跟大家分享几个美国中小学课堂中使用PBL的真实活动案例。

  在美国加州科学三年级教学大纲里有这样一条:动物和植物的形态特征是为了帮助他们在特定环境中生存繁衍。

  这个“我是鸟类学家”的PBL活动就是围绕这一教学大纲来设计的。大纲很简洁,只有这一句话,如果你是这位老师,你会怎么教这个知识点呢?

  在上面这个传统式教学活动中,虽然最后的成果是一个项目——图解海报,但并不能称之为项目式学习。因为在这过程中,并没有让学生自主解决问题。虽然形式很漂亮,但本质上依然是老师讲学生记的传统学习模式。

  首先她给学生看了不同鸟类的照片,大家一起讨论了这些鸟彼此之间的不同之处:有的喙很尖很长,有的喙则短平;有的脚上有蹼,有的则是犀利的爪子;有的羽毛颜色鲜艳,有的则颜色灰暗。

  在讨论完各种鸟的不同形态特征后,老师展示了这些鸟类的栖息地图片,请学生根据不同鸟的形态特征来猜测一下它们各自的栖息地。学生们进行小组讨论,写下猜测结论和分析的理由。

  到目前为止,这堂课还和前面传统式教学方法大同小异,接下来老师就要正式引出这次项目式学习要解决的问题了?

  我们来看一下这个问题,看起来是一个开放性的问题,乍一看似乎没有对错答案之分。其实在这个问题的背后,考察了这堂课所教的全部知识点。

  从学生给这种新物种鸟类设计的形象和栖息地中,我们可以去观察这个学生是否贯彻了特定的形态特征帮助生物在环境中生存繁衍这一思路。

  除了给自己的鸟设计形象,学生还需要以鸟类学家的身份写一篇“学术报告”,在文章中分析这种鸟类的各部分形态特征和环境之间的联系,向世人汇报这一重大发现。

  这样一来,就算是在学生的画中看不出端倪,也可以从他们写的报告中考察他们是否掌握了所学的知识。

  在设计自己“发现”的新鸟类时,学生可以上网查询相关信息,或去图书馆借阅书籍查找资料。这就是PBL活动中最为重要的精神之一:自主探索。

  因为,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想要知道某个知识点变得很容易,在网上搜索一下能找到成千上百的信息。在信息时代之前,老师的主要工作是教学生什么是A。但现在,学生自己就可以去网上查找、学习关于A的内容。所以老师不仅要教什么是A,还要教学了A有什么用、怎么用。

  在这个活动中,假扮鸟类学家的学生需要去解决一个虚拟的现实问题:验证新物种和其栖息地之间的相互关系。光知道什么是A是不够的,还需要知道怎么将学到的知识学以致用。

  在PBL学界最近有个非常受关注的项目叫僵尸地理学。它是由一位名叫David Hunter的地理老师设计的以僵尸为主题的初中地理项目式学习课程。

  僵尸地理学的课本可能是世界上最酷的课本,因为它们全部都是漫画!漫画中描述了Hunter老师和他的学生们在僵尸爆发后利用地理知识逃难求生的故事。

  僵尸地理学系列课程中,有一课讲的是僵尸全面爆发之后,幸存下来的人类面临一个难题:要选择逃往哪里避难?

  这个问题就是这次项目式学习要解决的那个挑战。紧不紧张?刺不刺激?其实这一课真实的学习内容是拉文斯坦移民法则。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查一下,这个法则讲的是人类迁徙规律。

  Hunter老师在拉文斯坦法则的基础上修改了一下,制定了僵尸迁徙法则。学习这些法则就能预测出僵尸们的迁徙路径,从而避开危险的地方,寻找安全的避难所。

  在这次项目式学习中,制定幸存人类逃跑路线虽然是一个虚构的任务,但是在这其中要用到的信息分析能力、决策评估能力、团队沟通合作能力却是具有现实意义的。

  项目式学习是一直强调要让学生去解决一个真实或者虚拟真实的问题,以此来锻炼现实生活中需要用到的解决问题的技能。

  在无限的未来,有一天地球资源耗尽,人类不得不选移民其他星球。在可供选择的几个目的地中,杏彩作为人类星际移民项目总工程师,你要对这些星球进行评估,找出最适合人类居住的星球。

  没错,我们又要来拯救全人类了!各位总工程师们在学习了人类生存需要哪些环境条件之后,会对各个虚拟的星际移民目的地进行测量评估。

  项目式学习虽然套路深,但其实设计起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只要抓住两个关键点,就可以设计出寓教于乐、学以致用的PBL活动。

  所有教学活动,不管是项目式学习也好,还是传统式教学,都是从知识点出发去设计活动的。只有确定了知识点,老师才知道自己要教什么,才可以开始设计该怎么教。

  PBL活动设计也是一样,从知识点出发。老师们需要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这个知识点如何运用到现实生活中?

  有些知识点很容易联想到现实生活中的应用,有些则不那么容易联想到。对于那些比较生僻的知识点,比如拉文斯坦法则这类的,为它设想一个用得上的情节,也就是为这个知识点写一个剧本。

  在你写的剧本中,学生作为主人公必须去解决一个问题,而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这堂课教的知识点。

  主动获取信息、探索可行方案,也是项目式学习一个必不可少的特征。老师在这一过程中,扮演的不是答案提供者的角色,而是一个启发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